全站搜索
有一种思念叫做梦里相见
作者:管理员    发布于:2024-02-15 12:46:18    文字:【】【】【

  以前,过年回老家都是开开心心、高高兴兴。那一幕幕温暖的画面,在眼前呈现。

  年前,父亲早早都把各种好吃好喝的东西置办齐,母亲全部洗刷干净,摆在堂屋的桌子上,单等孩子们回家做成美味儿,给享用。

  一过年,肥那些大鱼大肉,孩子们并不怎么喜欢。他们爱吃什么喝什么,父母都知道。

  看这些活宝们,跑进院子,直接到桌子跟前,一手抓起两根,塞进嘴巴里,开始大朵快颐。

  超市里卖的奶糖,还有各种花花绿绿的零食儿,特别是辣条,父亲一定拿上两包。

  别人都说,这是垃圾食品,吃了不好。父亲说:孩子们好这口,又不经常吃,来了,尝尝味道。看着他们可爱的吃相,我的心不喝酒都醉了。我就是稀罕,他们一脸高兴快乐的样子。

  老院里堂屋门口左边,种了一棵一把粗细的腊梅花树。这棵树非常稀罕人,不但父亲把它当作宝贝,孩子们也特别喜欢它。

  原因很简单,那一树干枝梅闻着芳香无比,站到院墙外面的大街上,都能闻见那醉人的花香。

  孩子们都随姥爷的嗅觉,爱闻这香气。父亲爱喝腊梅花泡的茶水,没想到,小东西们也爱喝。

  刚开始的时候,孩子们只是喜欢花的香气和满枝头好看的花,听姥爷讲,这花儿能够治病,他们都喝起来。

  每次回老家,吃喝以后,都要泡一杯腊梅花茶喝。鲜的更好闻好喝,父亲炮制晒干后,泡出来的茶水,也一样芬芳。

  那些公鸡个头儿高大,鸡冠很漂亮,也很凶猛。有一次,孩子喂一只天选最好看的公鸡时,一下子被它啄到了!

  这一下,手被啄流血了。孩子叫起来,姥爷为了给孩子报仇,捉到这只公鸡给宰了。

  他喜欢公鸡,它长得太漂亮太可爱了!说公鸡是他的宝贝,他的孩子,他的朋友。

  那次,父亲在院子里,挖了一个土灶台,添上一锅水,把宰好收拾干净的大公鸡放里面,点燃柴火开炖。

  每到腊月二十九,父亲就把土灶台挖好了,公鸡已经收拾停当,单等孩子们去了。

  父亲和母亲每一年,都用纯粮食喂养一头大猪。到了春节,宰了。切割成一块儿一块儿的,再分一分。

  他们还喂养一只山羊,春节宰了以后,母亲分成一兜一兜,摆放在屋里地上,每个孩子都有。

  看,孩子们的手上,有的拿着一兜砍好的甘蔗,有的掂着父亲收拾好的公鸡,有的掂着姥爷准备好的零食儿。

  那些母亲出油炸好的杂面丸子,肉丸子,豆腐,还有父亲种的无公害白萝卜、白菜、大葱等等物品,全部把车装满。

  孩子们高兴的笑着,爹娘站在那儿幸福的笑着。那一幅幅新年美好的画面啊,如今,再也不见了。

  老院里一片荒凉,双肩踏被荒草覆盖的土地上,踏进从小长大的院子里,踏进曾经欢声笑语的空间,泪水夺眶而出,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悲伤,失声痛哭起来。

  太阳很温暖,穿上黑色的棉衣,出来吧,坐在那张竹椅子上,晒晒太阳,喂喂鸡。

  打开屋门,走进每个房间,目光搜寻熟悉的身影,耳朵竖起来聆听亲人的声音,发出内心深情的呼喊:

  墙上挂着您慈祥微笑的照片,是不是您还在这里,守着不老的家园,等候我们回来,围坐在一张桌子上,欢笑开颜?

  那张您年轻到老睡的木床,如今空空的,没有一点儿气息和味道,父亲,您看到会不会流泪,是不是也很伤心?

  电视机没有坏,插上电源,依然可以唱响穆桂英挂帅,父亲,您是不是还坐在沙发上,入迷的听老艺人把锣鼓敲震天,把大戏唱响?

  屋里的几个灯,天选团队通上电源,拧开开关,它们依然可以发亮。父亲,知道您喜欢光亮,在黑暗的夜里,您是不是还把开关打开,满屋通亮?

  屋子里的土地上,灰尘一层,桌子上,灰尘一层,还有麦缸里,都是灰尘一层。父亲,这可不是您的风格,以前,家里永远打扫的干干净净。现在,您是不是喝醉了仙界甘醇的美酒,头枕一块儿顽石,在清风阵阵的仙树下睡着了?

  还有挂在屋檐下的锄头、耙子,已经生锈了。勤劳能干的父亲,你咋不把他们擦亮?

  墙壁上挂的做木活儿的钻头,还有钢锯,还有屋子墙角的凿子、铇子、风箱刀、墨斗等等工具,方圆几十里非常出名的木匠师傅,父亲,你想它们吗?

  我从老式的桌子抽屉里,翻出了父亲的老物件,一个纸质的四方形盒子,里面有父亲的医疗卡、兑粮食的凭证,还有户口本,还有父亲的身份证,还有啊,一家人的多张老照片。

  可是,深深的想念里,梦里总是不见您。心里总是想,这也许是您给孩子最后的爱,怕走进梦里与我们相见,怕我们流泪,怕我们伤心,怕我们害怕吧。

  后来,听一些懂奇门遁甲的人说,离开的人不走进亲人的梦里,是怕自己挚爱的人受到伤害。

版权所有 Copyright(C)2015-2025 安信12整体橱柜公司 百度地图 谷歌地图